07887宝贝心水论

曹操的豪言壮语有那些?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曹操曰:“吾非笑别事,笑众位无一计杀董卓耳。操虽不才,愿即断董卓头,悬之都门,以谢天下。”

  曹操曰:“近日操屈身以事卓者,实欲乘间图之耳。今卓颇信操,操因得时近卓。闻司徒有七宝刀一口,愿借与操入相府刺杀之,虽死不恨!”

  曹操曰:“吾祖宗世食汉禄,若不思报国,与禽兽何异?吾屈身事卓者,欲乘间图之,为国除害耳。今事不成,乃天意也!”

  曹操曰:“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

  曹操曰:“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太祖(曹操)而异之,曰:“吾见天下名士多矣,未有若君者也!君善自持。吾老矣!愿以妻子为托。”

  太祖(曹操)闻其食器声,以为图己,遂夜杀之。既而凄怆曰:“宁我负人,毋人负我!”

  赤壁战前,曹操遗孙权书:“近者奉辞伐罪,旌麾南指,刘琮束手。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

  评袁绍:“志大而智小,色厉而胆薄,忌克而少威,兵多而分画不明,将骄而政令不一,土地虽广,粮食虽丰,适足以为吾奉也。”

  ——披着狼皮的羊终归会被真正的狼识破,吃掉。志大才疏的袁绍,辛辛苦苦经营北方,却落得个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可悲下场。

  《戒子植》:“吾昔为顿丘令,年二十三。思此时所行,无悔于今。今汝年亦二十三矣,可不勉欤!”

  讨伐董卓前,袁绍和曹操讨论,如果失败,“方面何所可拒?”——应该逃到什么地方,选择那些山河屏障保护自己?曹操却如是说道:“吾任天下之智力,以道御之,无所不可。”

  董卓乱政后,燔烧洛阳,涂炭生灵,关东诸侯兴兵征讨,却各怀鬼胎,不但不戮力向前,反而互相攻伐,战乱连年不断,所谓东汉残阳,满目疮痍令人心酸不已,曹操在《蒿里行》里凄怆地写道:“铠甲生虮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又有《军谯令》:“吾起义兵,为天下除暴 乱。旧土人民死丧略尽,国中终日行,不见所识,使吾凄怆伤怀。”

  ——公元150年前后全国人口5648万,经过三国时代的百年战乱,到了一统归晋时已经只剩下1616万,四千多万人死于战乱,这是世界史上都罕有的大灾难,三国时代,无数的村庄、名城毁于兵火,因此出现了燕子在树上筑巢的千古怪事——可见当时百姓所罹患的灾难之深重!

  面对满朝的物议,敌国的诋毁,在《让县明本志令》里剖白心志,为自己做了全面而言辞恳切的辩护:“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或者人见孤强盛,又性不信天命之事,恐私心相评,言有不逊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然欲孤便尔委捐所典兵众以还执事,归就武平侯国,实不可也。何者?诚恐已离兵为人所祸也。既为子孙计,又己败则国家倾危,是以不得慕虚名而处实祸,此所不得为也……江湖未静,不可让位;至于邑土,可得而辞。”

  ——曹操无论身前还是身后都一直为名所苦,为名所累,其奸诈霸蛮,固然是个性内禀,但同时也是时代激逼使然。沧海横流的时代,一方面只能仰仗曹操这样的人来作擎天之柱,同时也让曹操不可避免地陷入了社会舆论,纲常伦理上的不利境地。但曹操毕竟是曹操,一代奸雄,政治老枭,他不会因为别人的批评指责,世人的看法意见而停下自己的脚步,做任何妥协甚至改弦更辙,他只会更加坚定其“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的信条,故观其一生,虽然为名所苦,为名所累,但却从未为名所缚,曹操的脸皮若许之厚,其实是因为对时局看的太透,这一篇酣畅淋漓的辩词,直说的天下人哑口无言。

  《举士令》:夫有行之士,未必能进取;进取之士,未必能有行也。陈平岂笃行,苏秦岂守信邪?而陈平定汉业,苏秦济弱燕。由此言之,士有偏短,庸可废乎!有司明思此义,则士无遗滞,官无废业矣。

  ——鱼龙混杂的滔滔乱世,用人者最大的苦恼往往是:老实的不能干,能干的又不老实。对此,曹操的甄选标准很开明:“唯才是举”——只要出活就行,而不管你是否盗嫂偷金。面儿上的话固然这么讲,其实枭雄也只是为了更好地聚拢人气而已,小毛小病不要紧,千万别触及他的底线,否则还是照样格杀勿论,什么是他的底线呢?还是那千古不变的两个字:忠诚。

  《三国志》:“公曰:‘夫刘备,人杰也,今不击,必为后患。袁绍虽有大志,而见事迟,必不动也。’”

  ——官渡战前,曹操不怕雄长以一方,蠢蠢欲动的袁绍,却以当时在人眼中不过一介流寇的刘备为腹心之患,必欲除之,一方面可见曹操对他那个发小是多么的蔑视,这蔑视,是因为他太清楚袁绍的斤两了,他知道袁绍只不过是个“色厉胆薄,好谋无断,干大事而惜身,见小利而忘命”,志大才疏,中看不中用的样子货,不过是靠着祖上的荫庇和一路的狗屎运,才一夜间膨胀成为了乱世中最大的泡沫——非英雄也。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那个寄人篱下,世人未之奇的刘备,曹操却给予格外的赏识,任刘备如何韬光养晦,仍被曹操一眼看出是个“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的英雄,一朝得志,必将纵横四海——这是何等毒辣的眼光!局势果然如曹操所料,等到他引兵击溃了刘备,清除了后方的隐患,凯旋而归之后,袁绍方才缓过神来,为没有乘曹操老巢空虚时予以偷袭而后悔不迭——肠子都悔绿了又有什么用呢,才智不足却又身居要津,语云:玩火者必,他只能等着一步步地被消灭的命运。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辍?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 契阔谈讌,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