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4783.com

李志林:A股本轮调整近尾声 皮海洲:多大利好

  华为居安思危不惧无理打压当美方在贸易磋商中的不公正、不平等、不对等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时,便祭出了将华为等列入“黑名单”,并要求美国高通、谷歌、微软等高科技企业断绝与华为的业务往来,停止提供芯片和操作系统等服务。

  但是事与愿违,华为总裁任正非本周一召开记者会,在一个半小时里,回答了42个问题。原来,华为很早就居安思危,预见到今后芯片总有被别人断供的那一天,所以在15年前(2004年),就投入4亿美元研发高端芯片,并且每年投入200多亿美元搞研发,竟然把世界最先进的7nm和5nm的麒麟980、990芯片做成功了。这就是华为能不惧并从容应对美方对华为禁用芯片突然袭击的先见之明和强大底气!华为不仅没有成为“中兴通讯第二”,而且为中国挣得了国格,为中国企业家挣得了人格和自信。

  这说明,中国的自主可控发展的高科技企业在壮大,抵御外部的风险能力在增强。就以5G网络为例,为何美国要拼命打压华为,但打不垮?因为从5G标准通过的项数来看,中国移动有10个,华为有8个,中兴通讯有2个,分别列第一、第二、第九位,共计20个。而美国只有高通5个、英特尔4个,分别列第四和第七位,共计9个。正因为中国在5G上遥遥领先与美国,所以正如任正非所说,美国两三年内赶不上中国。

  就以芯片技术为例。目前国际上这项技术已近极限,用百分来计的线分的水平。虽然目前中国的芯片技术(设计、制造、封装)总体在40—60分的水平,但在多数领域里已经基本可用,甚至还可向发展中国家出口。中国缺的是高端芯片的批量生产能力,每年需用2000多亿美元进口。

  大幅度提升和赶超高端芯片水平,虽然需要3—5年的时间,不过,既然中国在高端芯片领域已经实现了零的突破,涌现了华为这样的领军企业,那么,按照中国的全国一盘棋、大协作传统优势,其他的芯片企业完全可以通过“拜师(华为)”、传授、培训、转让技术、复制推广,把整个国家芯片行业的水平在尽短时间内实现超越。

  记得去年从年初中兴通讯被制裁,到美国政客们的推特和讲话中不断打压中国,引起了整个市场对贸易战的惊慌、恐惧,失败主义、悲观主义流行,一个重要原因是股市暴跌不止,从3587点一直跌到2440点,跌幅高达32%,并引发了4.7万亿的股权质押危机,险些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眼下,面对外部压力不断翻新,高层发出了“将中国自己的事情办好”的铿锵誓言,包括召开中部崛起座谈会,长三角一体化高层会议,金融委指出汇率“决不能出事”,对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实行所得税减免等激励政策,将推出160家国企的混改试点等等。相信后面还会有更多的政策举措相继出台。

  从回调的幅度看,美国股市从26951点顶部回调,一年来也只跌了3.9%,跌幅非常小。而中国股市且不说去年跌幅巨大,跌了32%,即便从今年4月8日最高点算起,至本周五收盘,短短一个月,上证50、沪深300、中证500,上证综指、深成指、中小板、创业板跌幅就达11.4%、13%、18.5%、13.3%、15.8%、18.6%、19.5%。

  从后续新增资金来看,MSCI从下周二(5月28日)起,入市资金由5%提高到10%,预计有千亿资金将入市;5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已经获批开业,资金总量5.6万亿,可为股市带来万亿级的增量资金;银监会要求保险公司将入市资金的比例从30%提升到40%,增量资金可有1.7万亿;私募基金首次突破13万亿,他们进入股市的资金将会大大超过公募基金的1.95万亿;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A股市值1.68万亿。这对总市值45.5万亿,实际流通市值仅20.7万亿的A股,具有很强的撬动作用。

  再如,对未达退市标准的ST股和绩差股,在没有实行集体诉讼制之前,不宜因业绩差而情绪化地对它们深恶痛绝,愤怒声讨,而应尽可能通过并购重组,让其获得新生,做好存量改革,提升上市公司总体质量。(金融投资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