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44783.com

李志林丨为何说A股的短线与中线机会日益临近?

  本周市场受到科创板新股中签缴款350亿、担忧下周一科创板开盘后资金分流、若干家造假公司股价暴跌、部分机构出货“核心资产”股,以及特不靠普又挥舞对325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大棒等不利因素的影响,上证50、沪深300、上证综指收出了0.22%、0.02%、0.11%的周阴线、深成指、中小板、创业板则收出了0.35%、0.16%、0.04%、1.58%的周阳线。

  由此表明,由于特不靠普的“美国优先”的单边主义和对全球多国采取加GS的政策,导致世界经济的疲软,降息将是全球的统一行动,进入了降息周期,全球货币政策将转向宽松。

  中国央行虽未必及时跟进降息,但也作出了回应:“密切监测国内外经济机制的变化”,“要根据中国经济增长价格形势变化,及时进行预调微调和运用的工具,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利率水平合理稳定”,并未排除降息的可能,至少会通过降准来跟进。本周央行累计投放4715亿,创近半年来最大规模,这也是一个货币政策稳中趋于宽松的信号。

  由于科创板新股发行前市盈率已高达49倍,发行后高达近60倍,这表明,机构、投行、网下配售新股的国家队、社保基金、养老基金、保险资金、几千家基金,以及配售后要持股半年才能抛售的大机构,对科创板高市盈率发行新股的成长性价值的认同,是对多年来A股“20倍以下市盈率才有价值”的估值标准模式的颠覆的,开启了A股高科技、高成长公司可以有高市盈率的新时代!

  下周25家新股上市,破发的概率为0,涨30%—50%将是大概率事件。若此,经下周5天新股充分换手后的定位价市盈率,很可能达到70—80倍左右。若仍然能稳住,那么,根据商品市场最不可抗拒的法则——比价法则,目前只有不到38倍市盈率的创业板、30倍左右市盈率的中小板、25倍左右市盈率的深成指、13倍左右市盈率的上证综指,就有了上行的动力。尤其是其中可以与科创板新股对标的高科技、高成长股,更有快速往上靠的上行空间。

  经过11轮贸易谈判,以及5月份后双方在贸易理论上的争锋,中方对美方意图的认识越来越清晰。吸取前期谈判中让步过多,美方反而得寸进尺、变本加厉、层层加码的教训,并基于上半年中国经济交出超预期增长6.3%的答卷,增强了底气。现在,中方对恢复贸易谈判变得更加淡定,在原则问题上绝不让步,绝不改变法律或放弃现有发展模式,坚持打持久战,保持冷静沉着应对,并启用了一些列的补偿性资产杠杆,以应对最坏的准备。

  只要美方能注意到中方的核心关切,中方也对特不靠普非常在意的在竞选中作出承诺的减少贸易逆差上,作出适当的让步,在文本上体现对等,在技术细节上双方都做让步,找到解决分歧的办法,那么,随着美国大选的临近,中美在年底前达成平等互利共赢贸易协议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届时,将是A股的一次战略性的机会。今美国财长姆努钦在与中方牵头人通话中表示月底前将来华重启谈判,便表明菲方对达成协议的迫切性。

  如今,中国经济和金融领域的问题积重难返。如二季度GDP6.2%,创了27年的最低记录;投资、出口、消费“三驾马车”继续扩大贡献的余地越来越小;去杆杠艰难重重;P2P危机不断爆发;4.7万亿股权质押危机尚未破解;居民养老金的缺口越来越大,只能靠划拨6万亿国有股来弥补;内蒙古某银行危机产生的负面影响和连锁反应不可低估;减税降费后的财政压力也迅速提升;毛衣战引发的外资撤资和就业压力是现实的存在;制造业发展瓶颈日益加重;房地产“只住不炒”的方针更加确立,不可能再作为拉动经济的引擎。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更何况,股灾4年后的今天,中国股市13倍市盈率,是全球估值洼地,社会资金十分充裕:中央政府债务只占GDP的16%,银行存款有80多万亿,理财资金有二三十万亿,社会游资有一二十万亿,并有4亿中等收入群体,资金均无好的投向。在此情况下,只要高层决策,央行带头,发动各路机构启动50万亿市值、实际只有不到20万亿流通市值的A股,不仅是可能和可行的,而且对拉动经济、应对毛衣战、化解金融风险,具有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历史表明,只要在牛市中,加快新股扩容、再融资、通过国改、混改转让国有股,化解股权质押危机,拉动投资和消费,都不是难事!

  该规划的重点是央企。现在通过到科创板上市来解决。除中国通号以外,还有14家央企高科技公司获得科创板的上市受理,并且国资委表示,将鼓励和支持14个央企集团更多的高科技公司去科创板上市。相信,该“规划”的主要承担者,今后就是在科创板上市的原央企集团下的高科技研究单位,甚至被美方列入被制裁的“实体名单”中的47家公司,今后就摇身一变成股份制公司了。

  相信A股即将引来央企高科技公司上市的热潮。这些公司大部分是中电科集团、中电信息集团、航天科工集团等央企下的著名研究所,不仅技术先进、质量高、可靠新强、市场占有率广,为投资者提供更多的投资品种,而且让它们进入资本市场,可更有效地体现“中性竞争原则”,以杜绝美欧国家对“中国政府向国有企业补贴来进行不公平竞争”的诟病了。

  其三,培育更多的处于创业期的优质公司。与10年前开设的创业板相比,科创板的科技含金量更高,5项上市标准是专门为其量身定做的。科创板上市公司并非是成熟性和稳定性较强的企业,而往往是处于创业期与成长期之间。它们既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也有较高的投资风险;投资者既可通过投资到有真正长期成长性的和高回报的企业,也可能投资到被淘汰的企业。科创板发行价的市盈率,比当时创业板发行价80—100倍市盈率更低。在前5天不设涨停板交易制度下,更有利于投资者选择到价格较低的有投资价值的好公司。

  在开板之前,证监会、发改委、央行等8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在科创板注册制试点中加强信息共享与失信惩戒的意见》,最高法院也制定了《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改革提供司法保障的若干意见》,并提出17项举措。尤其是一改以往对造假公司最高罚款60万元,相关责任人终身禁入的轻微处罚,变成了造假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大股东将承担中小股东法律诉讼、民事诉讼、经济赔偿、可能倾家荡产等严厉处罚。

  近期许多机构和舆论都在起劲地鼓吹“核心资产”,并要人们与机构一起去“抱团取暖”。不仅遭到了“北上资金”的“打脸”,近期正连续抛售白酒、家电、保险等“核心资产”股,而且受到了市场的诟病。一方面是因为,这些所谓的“核心资产”,基本上是打着“大消费”旗号的周期性传统产业股,如白酒、酱油、醋、味精、猪肉、家电、银行、保险、信托。另一方面,这些“核心资产”股早已过了成长期,股价也有了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上涨,有的已上千元,市值也达到了12000亿的天量。此时再去追捧这些“核心资产”,不仅价值不高,风险很大(其业绩成长和股价上涨主要是靠连年大幅涨价来实现的),而且也不符合中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的要求。

  从市场关注的焦点看,主要在处于初创期的科创板和处于成熟期的创业板。后市大盘行情的大机会,主要在这两个板。对标科创板的板块是:5G、通信、电子、计算机、集成电路、云计算、人工智能、芯片、生物医药等,将成为结构性的主线。

  当然,A股启动新一轮行情的条件是:监管层控制好扩容的节奏,在科创板、创业板新股优先上市的同时,尽量停止或减少主板和中小板的传统产业股上市。为保持科创板的流动性充裕,除了多发主要从事科创板二级市场交易的专项公募基金以外,还应动员几千家网下配售的基金和机构,也应积极参与二级市场交易,只有营造二级市场的财富效应,维系大盘稳中有涨、涨多跌少的慢牛行情,才能把更多的场外资金吸引进股市,使A股成为有活力、有韧性的市场。